1808年12月马德里并非不战而降

  描写拿破仑进军马德里的文章都会提及1808年11月30日索莫谢拉山口发生的战斗:一支波兰骑兵在法国步兵和炮兵的支援下夺取了山口,防守的西班牙人除了少量正规军炮兵在拼死抵抗外,大部分临时赶来助战的农民都被凶猛的波兰人吓得四散逃去,通往马德里的大道顿时畅通无阻…

  但他们都忽视了拿破仑的目标,马德里,这座最早掀起反法起义的城市,西班牙的心脏,难道市民们在知晓索莫谢拉(Somosierra)的溃败后坐以待毙了吗,为什么马德里没有发生萨拉戈萨或是赫罗纳那样持续数月的激烈抵抗?

  国内最早一本关于半岛战争史的专著,是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金重远老人(1934年-2012年6月7日)所著的《半岛战争——大拿破仑伊比利亚覆师记》,里面只是简单提到马德里市民在1808年12月的表现:

  但真的是如他所说,是因为统治阶级的懦弱,马德里一枪未发便向拿破仑皇帝投降了吗?

  1808年12月1日,中央洪达才将马德里的防务交给了由英凡塔多公爵(Duque del Infantado)主持的“军政委员会”(Junta Politico Miltar),因为原本该负责防务的埃圭亚逃跑了(由于奎斯塔将军的干预,可耻的埃圭亚没受到任何惩罚)。然而在这一时刻,中央洪达又自相矛盾的将所有部队的有效指挥权委托给了明智却年老体弱的托马斯.德.莫拉中将(Tte.General Tomas de Morla),他在加的斯起义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法军打通索莫谢拉这个门户的消息对马德里的老百姓来说,不亚于一颗惊雷。因为一直以来公报都在宣传好的战报,就在前一天,中央洪达还故意隐瞒失利,声称西班牙军队没有失败,他们在塞普尔维达(Sepúlveda)赢得了一场巨大的胜利。现在许多人都感到被政府欺骗了,他们激动的着手进行防御,发誓要像古代的努曼西亚人一样在投降前战死于废墟里。

  在城里都知道索莫谢拉的失败后,英凡塔多公爵开始动员居民挖建沟渠和掩体,把城里所有能找到的枪散发出去,在枪发完后,又散发长矛和刀具,并将平民们划分为连队。总共有4万人用来保卫城市,但他们中只有不到百分之十是正规军人(1),并且余下的大部分人装备极差,而马德里本身又是一座缺少火炮、防御设施和堡垒的城市。

  许多周边村镇的居民涌入马德里自愿协助防守,他们并不了解面对的形势。稍微清醒一些的中央洪达赶紧命令附近的部队撤离,还向首都附近和临近的省份发出警告,让他们筹建新的部队并搜寻可用的资源。之后便离开城市寻找更安全的地方避难。

  当晚贝西埃尔元帅的参谋第一次要求马德里投降,当这个倒霉的军官来到阿尔卡拉门时,差点被愤怒的居民杀死。他们派出一名军官告诉皇帝,城镇绝不投降,他们宁愿。

  12月2日,英凡塔多公爵离开马德里,以寻求卡斯塔尼奥斯部队的帮助,这些部队本应在昆卡休整。但英凡塔多公爵找到中央军后,发现中央洪达已将卡斯塔尼奥斯解职,取而代之的是懦弱的拉佩纳(Lapeña)。拉佩纳将军确实打算带着中央军的残部进入瓜达哈拉哈以支援马德里,但公爵带来了一个坏消息,一支强大的法军封锁了通往阿尔卡拉的道路,他们不得不换一条路。

  当天下午,法军抵达马德里附近,可能是有了瓦伦西亚和萨拉戈萨那样的教训,他们没有急着攻入城市,而是先用火炮轰击马德里的雷蒂罗城堡地区(Retiro,现为丽池公园,当年这里有一座城堡,英国人进城后将其炸毁),炸垮了城堡的围墙。

  维克托军团派出迈松将军(Maison)的师前去攻打富恩卡拉尔(Fuencarral)门,这个门由圣西蒙侯爵把守(圣西蒙侯爵指Claude-Anne de Rouvroy,是逃亡到西班牙的法国保王党,在橘子战争中指挥过法西联军,算是被拿破仑默许存在的旧贵族),在民众的火力下法军没有得逞。当天,在这种紧张的气氛中,马德里发生了一桩惨剧:当武装居民检查武器时,他们发现一些人得到的火药里掺杂着沙子,顿时便怀疑有人是法军的内应。人们袭击了佩拉莱斯侯爵(Marques de Perales)的房子,因为他是洪达的武器和弹药专员,侯爵被拖到街上杀害,未经任何审讯和调查。

  在这天快结束时法军占领了公园以及周边地区(今普拉多大道)。夜间法军尝试偷袭皮奥王子山(montaña del Principe Pio)的马德里人,但被击退。这天晚上12点,贝尔埃尔第二次派人劝降,他派出的是一位在索莫谢拉被俘的炮兵中校。

  到了12月3日早上9点,驻军长官卡斯特拉尔侯爵(Marques de Castelar)确认了法国人给出的投降条款,但他声称必须先与政府商议,并知晓要以何种方式处置居民。指挥官们已清楚的发现他们不可能守住这座城市,围困城市的法军超过3万人(2),但他们想要拖时间,便要求停火24小时进行协商,保证第二天一早(甚至更早)就给出答复。但法军明显表现的没有耐心。在他们知道西班牙人的回复后,就立刻投入了战斗,攻击了皮奥王子山、伯爵-公爵军营(Cuartel del Conde-Duque)、

  贵族神学院、波索斯(Los Pozos)、圣塔芭芭拉、富恩卡拉尔、阿尔卡拉、里科雷托斯(Recoletos)和雷蒂罗城堡。

  雷蒂罗城堡是法军重点攻击的对象,这里遭受了猛烈的炮击,大约30门大炮将它的城墙彻底摧毁,接着维拉特将军的师发动猛攻,将防守者们赶回了市区。

  到了中午,法军继续已经夺取阿尔卡拉门、阿托查(Atocha)和北部的郊区,开始抵达普拉多大道。但在其他地方,如伯爵-公爵军营、富恩卡拉尔街和里科雷托斯都遭遇了抵抗,在圣杰罗尼莫街和阿尔卡拉街,居民们布置了掩体,加固了门窗,从屋子里向法军开火。

  而在此之前的上午11点,卡斯特拉尔收到了拿破仑的要求,马德里必须无条件投降,他同意停战2小时并命令其在第二天的第一个小时(即12月4日)停止行动,若未在此之前收到答复,就将马德里及邻近地区轰成废墟。实际上这些话是吓唬西班牙人的,拿破仑想给他的兄弟一个完整的首都,他并不想像萨拉戈萨那样摧毁它,或是像布尔戈斯那样洗劫一空。

  市政当局为了拯救邻近的村庄,只得同意投降,但马德里的居民却不愿放下武器。下午又发生了一件削弱防御的事件:为了保全城内驻扎的正规军,卡斯特拉尔侯爵带着他们离开了尚未被完全包围城市,往南撤向埃斯特雷马杜拉。

  下午5点,莫拉将军与贝尔纳多.德.伊利亚特(Bernardo de Iriarte)背着民众去了拿破仑设在查马丁(Chamartin)的总部,表示愿意投降,但居民们不同意。于是拿破仑让他们在第二天的第一个小时前说服民众,同时命令他的部队停火。

  城里的居民知道了指挥官与拿破仑达成的协议,仍然不愿放弃,一些人找到根特子爵(Vizconde de Gante),要求他来指挥塞戈维亚之门(Puertas de Segovia)和德拉维加(de la Vega)的战斗,这些人在打光了弹药后甚至拿出厨房里所有能找到的铁器使用,直至他们全部牺牲。(3)

  12月4日上午6点,马德里政府派出莫拉和军事总督德拉维加将军前往查马丁投降,拿破仑很高兴,以至于显得和蔼可亲,他们回来后报告,已交出城市并且城内的战斗必须停止,法军的贝利亚德将军(Augustin-Daniel Belliard)将负责军事政府,并且在9点到11点控制城内的重要据点。但城内的一部分人不知道消息,或者是不愿意投降,直到4个小时后仍然拿起武器抵抗。在法军进入城市时,他们躲在建筑物的楼顶进行骚扰,给法军造成了一定的人员伤亡,传说有一位法国将领,在得意洋洋的骑马进入圣杰罗尼莫街(Carrera de San Jeronimo)时被击毙。(4)

  对于拿破仑来说,他最遗憾的地方可能不是折损一位旅级将军,而是没能在奥斯特里茨纪念日(12月2日)那天进入马德里。不过大量马德里人向他投降的画作算是弥补了这一遗憾。

  拉佩纳和英凡塔多公爵在比利亚雷霍德萨尔万斯(Villarejo de Salvanes)知道了马德里投降的消息,无奈之下只得往昆卡撤退,在半路上,多灾多难的西班牙军队又爆发了一场兵变。(5)

  而另一边,在马德里军民与法军僵持的这几日,有一支令谁都没想到的力量也来到了马德里。埃斯特雷马杜拉军的埃雷迪亚将军(Heredia)在30日离开了塞戈维亚;他在这座城市留下了3,000人,由提亚斯将军(Trias)指挥,并下令若是法军靠近就退到马德里与塞戈维亚省交界的纳瓦塞拉达山口(Navacerrada)。他一直走到瓜达拉马才知道索莫谢拉的失败,这下提亚斯不得不撤离塞戈维亚,因为他的前方、后方和侧翼都有法军。埃雷迪亚召开了军事会议,军官们一致认为最明智的决定是撤到埃斯科里亚尔(Escorial),因为瓜达拉马天气恶劣且缺少食物,被包围的风险很大。这支部队的情况已经相当糟糕,他们公然违反纪律,要求去马德里。埃雷迪亚不得不苦口婆心的劝说他们,结果激起了士兵的愤怒,他们威胁不会再服从任何指挥官或军官。这支部队已经失控,埃雷迪亚别无选择,只得下令朝马德里进军。

  12月4日早晨,埃雷迪亚的先遣队才抵达马德里的郊区,由于莫拉去向拿破仑投降了,他只见到了莫拉的一个参谋,参谋告知了他莫拉已经在向拿破仑投降,要他赶紧调转方向走捷径去埃斯特雷马杜拉。

  埃雷迪亚多次让军官们在各营前重复命令,才让这支队伍有秩序的撤退,但很快队伍就变得杂乱无章,乱哄哄的走向塔拉韦拉。中央洪达派出的加罗佐将军正在那里等待,他奉命替换无能的埃雷迪亚。

  (4)(根据J.J。 Sañudo发表在Researching&Dragona第12期上的文章,马德里在第4日并未发生只得一提的战斗,由于资料混乱,可能就是指的2日受了致命伤,3日去世的法国准将André Adrien Joseph de La Bruyère。

  (5)12月7日,中央军走到贝林琼(Belinchon)时,认为指挥官懦弱怯战的炮兵军官何塞.德.圣地亚哥拉拢了一批士兵,想要解除拉佩纳的职务 ,打回马德里去。这场兵变进一步挫伤了西班牙部队士气,1809年1月12日,圣地亚哥和两位追随者在昆卡被枪决。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